血樱树杈子

【守望先锋】【师徒组】巴普洛夫在哪里?(现代生活AU短篇完结) 佛心蛊: 给@Krabat_ 太太的这张嫩杰西 ———————————————————— OOC警告 反感勿入 ———————————— (杰西·麦克雷X加布里尔·莱耶斯) “你知道,博士。”皮肤洁白的少年那样说着。 他朝着她摊开双手,穿着刚换上不久的学校制服,那种灰色的格子西装外套死板又可笑地箍在他身上,象征青春年少的粉蓝色领带勉为其难地挂在脖子上,白色衬衫打开至胸前,露出发育甚早的胸毛。 “他把我塞进这个学校的时候,我就知道应该过严于律己的生活。” 杰西·麦克雷靠在赭色的柔软皮沙发里,拇指摩挲下颌上的棕色胡须。和成年人相比,那些柔软的东西更像是幼犬身上终究会被替换的初毛。 即便如此,在安吉拉·齐格勒眼中所见,少年已经具备了令人惊讶的性吸引力。他处于一个男孩到男人之间的节点,肉体的成熟与本质的稚嫩形成一种致命的诱惑。 “即便如此,你仍然在制造麻烦。” 安吉拉微笑着,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挠着笔记本下的塑胶衬垫,它不会发出可怕的摩擦声,但能够充分地释放她的心情。 在高中做教育心理咨询或者不是个好主意,她应该考虑去服务瘾君子或者妓女。那些和她同样年轻但跋扈的男孩和女孩们让她偶尔会有拔枪走火的想法—— 比如面前的杰西·麦克雷。 年轻,英俊,不服管教的小家伙。 “我可没有真正做过什么咧!” 他那样说着。 “在学校厕所吸葡萄糖补充体力是被禁止的吗?” “不,当然不。” 金发博士摇摇头。 “但是你指望多少人能一眼分辨出葡萄糖和兴奋剂的区别?” “EMMMM……”麦克雷沉思片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正是希望他们无法分辨。” “我们可以换一个方式提问,”她说道,“故意惹是生非对你有好处嘛?” “是的,有的。” 少年严肃起来,他甚至坐正了一些。 “我一时之间还不能适应这么正经的生活,上学,放学……坐上我监护人的车回家去——嘿,你见过他的车吗?一辆有年头的路虎。” “你是想问我这个社区是否有人还不认识副警察局长吗?” “啧!”麦克雷用他褐色的眼睛望着她,“真没趣。” “我并不想给你做心理咨询,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监护人给了我一个电话的话。”安吉拉彻底失去了“认真询问”的念头,就在刚才那一瞬间。 “你可以不做。” “但你希望我做。” 她笑起来,抬手放下发髻,摇了摇头,散开一肩金发。 “啊……到是比我想的有意思了一些。亲爱的杰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褐发少年坐在沙发上,带着笑意看着她。她从他双眼的深处看到燃烧的火焰。 “不……”她说,“你长得很英俊,孩子。但是你想要的……” “别说出来亲爱的,别说出来。” 他露出牙齿。 这个狭小的临时咨询室宛若月下的高岗,而对面的男孩,就像一条露出獠牙的野狼。 “嘘嘘——” 他抬起手指,在性感的嘴唇前比划着。 “我会得到的。” 他说。 “如果你接触过我被封存的档案的话,博士,我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杰西·麦克雷保持着他的笑容,而此刻笑意变得有些狡猾了。 他当然无意对一个年轻的女人倾诉一切,所有一切都在他的脑海里。 有的人,过活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种生存状态,并没有更多的含义——痛苦、愉悦、或是令人满足。 天生的高智商没有给杰西·麦克雷带来什么好处,他的母亲很早就逃走了,他四岁时开始送报纸,就像美利坚合众国大部分的小孩一样,利用课余时间干点能来钱的工作。 当他用他的脑子,把报纸派送线整合起来并分配给自己的小伙伴,从中提成,并且犹有余力地从牛奶派送到遛狗这种破事儿都搞到自己旗下之后,这种事情就开始失去了乐趣。 尤其是赚来的钱都进了酒鬼父亲的漏口袋之后—— 他开始剑走偏锋,是的,只是换一种过活的方法。 一直到他开枪打死了一群想要反水的下属,枪声撕裂了黑夜也撕裂了他按部就班的生活。 他拿着一个自制液体炸弹威胁围攻的警方。 这种炸弹在他们的大麻囤货点还有好多个——他没事干的时候用土豆和电解液搞出来的玩意儿。 “哦……去你妈的!” 当副局长加布里尔·莱耶斯一马当先地冲进来一枪射中他的肩头时,他忍不住对瘫倒在地靠着一大堆炸弹塑胶桶坐在一大片尸体中间的恶性犯罪头子这么说道。 “太小了,你太小了,你这个狗日的小家伙。” “我能证明我杀人是为了自卫,长官。” 他没有管那只流血的手,指着旁边的监控器。 理所当然的,当调查结束,他的档案也被封存了。 年纪太小不足以承担刑事责任。 父亲的监护权被取消——好像他以前监护过谁那样—— “你的聪明才智应该用在正道上,孩子。” 加布里尔·莱耶斯领养了他,鬼知道经过多少轮的家访和审核,他变成了他的监护人。 不是“父亲”、“爸爸”或者“爹地”。 只是“监护人”而已。 生存是一种状态,仅仅如此,但是他很喜欢现在的状态。 升学,做点儿捣乱的事,放学时被陈旧但保养不错的路虎接走,回到客厅,喝着冰可乐听一顿教训。 “你是个聪明人。”杰西·麦克雷对金发博士说道,“我喜欢现在这样。” 安吉拉·齐格勒的手机响起来,她看着少年接通了电话。 “嘿!安吉,那孩子情况怎么样?” 加布里尔·莱耶斯问道。 “他很好,”她说道,“你应该更关心你自己。” “谢谢,但我对他有责任。”那个警察这样说,“我可以来接他了吗?我得带他去拿超市给我留的感恩节的火鸡。” “当然可以!我会让他去学校门口等你。”博士挂上了电话。 “谢谢!博士。”麦克雷朝她点了点头。 “加比是个好人,不要伤害他,否则我会干掉你。”她示意他可以离开。 “好的, ”少年轻快地回答,“我只是在期待跟他的未来而已。” 没有等待她做出任何反应,他已经离开了这个房间。 像所有这个年龄的,叛逆的孩子那样,杰西·麦克雷在校门口靠在墙边上,对经过的妙龄少女吹起口哨,把她们逗得面红耳赤,或厌恶地转身而去。 当路虎出现时,他摆出一副不情愿的脸孔,一直到驾驶座上南美血统的男人递给他一份感恩节礼物—— “谢谢,加比,我爱你。” 安吉拉·齐格勒在窗口观察少年的口型。 他抱着男人的肩,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凶猛的吻。 这是一场游戏。 她尚且未知是谁在将谁驯服。 ·END· 2017-05-27 热度(55)
© 血樱树杈子 | Powered by LOFTER